诺亚时时彩客服第二百五十六章 动刀的是不是你

小说: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更新时间:2018-02-13 19:01
爱小说(pixph.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cc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王冬蛟拎着酒瓶子站起身之后,他身边那些人也没办法,只能都跟着站了起来,有人攥着烧烤的铁签子,也有人把手放在了椅子的扶手上,我看见他们打算动手之后,攥着匕首,也打算拼命了。
  “艹你妈,我看你们谁敢动!”还没等我们这边动手,门口就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声,我顺着声音看去,东哥此刻就站在烧烤店的门口,里面光着膀子,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大风衣,看起来霸气十足,看见东哥进屋了,阎王那些人才缓缓的跟着东哥进屋,在他身后站着,但是一个说话的都没有,看见东哥进屋了,我也瞬间撤退,走到了东哥身边,暂时远离了战争中心。
  “楚东,你咋在这呢?”王冬蛟看见东哥之后,有点意外的问了一句。
  “你问他!”东哥伸手指着被我捅了几刀的中年。
  “咋回事啊?”王冬蛟眉头一皱。
  “我......”中年顿时语塞。
  “他跟田老三干起来了,把三哥打了!”东哥脸色阴沉的看着王冬蛟:“田肃沙跟张康什么关系,你不是不清楚,正好你在这,也别走了,我现在给康哥打电话,让他过来跟你谈!”
  “哎!别!”王冬蛟听见东哥提起了张康,顿时笑了:“我就是出来吃个饭,这事我也没跟着掺和,你叫康哥过来干啥,批斗我啊?呵呵,这事我不管,我走了,行吧!”王冬蛟说完之后,拿起手包就向门口走了过去,东哥顿了一下,也没拦着,出门之后,王冬蛟拉开一台霸道的车门,迈步就上了车。
  ‘嗡!’
  霸道启动之后,车辆开始缓缓行进。
  “艹你妈王冬蛟!你这台车在向前走一米,我马上就给你砸了!”沙哥这时候也穿好了外衣,从唐朝里面走了出来,从马路对面指着王冬蛟的车就骂了一声,而正开车打算离开的王冬蛟,在听见沙哥的骂声之后,直接就把车熄火,推门走了下来:“呦,三哥,这么晚了,怎么还能遇见你呢?”
  “你少jb跟我扯淡,刚才跟我动手那个傻逼,是不是你的人!”沙哥过了马路,伸手一下一下戳着王冬蛟的胸口:“怎么着,你现在开上霸道了,混牛b了,就能欺负我这个开中华的了?”
  “三哥,你看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啊,我啥时候欺负你了!”王冬蛟开口一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别跟我装懵懂,ok?”沙哥喘着粗气,一脸的气愤:“马上把人交出来,要不然我就冲你说话了!”
  “别呀哥哥!”王冬蛟被沙哥连怼了几句,但脸上一点都没有生气的表情:“下面人不懂事,多喝了点酒,就不认识你了,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是咋样的,但他毕竟是我的手下,咱们平时也处的不错,不是吗?给我个面子,这事就拉倒吧!”
  “这事过不去!”沙哥一点面子没给,眼睛四处踅摸着刚才那个中年。
  “咱们都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过不去的啊,走吧,我请你们喝酒,行不?”王冬蛟一边大笑着,拉着沙哥就往唐朝的方向走,随后也看着不远处的东哥:“走了,楚东!喝酒去了!”
  “操!”东哥暗骂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阎王他们:“刚才我看见,你们没进屋啊?”
  “不是的东哥,我们就是找错门了!”一个青年语速很快的辩解了一句。
  东哥听完这个解释,莫名的笑了一下,随后看着阎王:“带着你的人,走吧!”
  “东哥......”
  “等我骂你啊?”
  “那我走了,东哥,有事您给我打电话......”阎王看着东哥的样子,无语的叹了口气,带着人就离开了,路过我身边的时候,阎王很客气的跟我点了下头:“走了,哥!”
  “嗯,慢点!”我很自然的就答应了一声,也没往心里去,因为阎王他们刚才的那种做法,让我挺不屑的,十几个人面对六七个,连进屋的勇气都没有,这种行为,让我从心里对这些人有点反感,我也忽然明白过来了,当初扈潍他们对于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呢?
  阎王的人都走了之后,东哥看着我和二黑:“走吧,回去喝酒!”
  “哎!”我和二黑答应一声,跟在东哥身后走了回去。
  当天晚上,王冬蛟又重新开了一个包房,请沙哥和东哥喝酒,但是这顿酒大家都喝得挺尴尬的,因为沙哥觉得他被人打了,心里十分窝火,而王冬蛟坐在这个房间里面,也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了半截,我和二黑则是坐在最边缘的位置,跟他们也没有交流,到了最后大家也没唱歌,沙哥、东哥和王冬蛟,每个人只喝了几杯酒,就离开歌厅,各自散去了。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喝了不少的酒,躺在床上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我这一觉睡的很香,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睡醒之后,我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还感觉挺不可思议的,因为捅了那个中年三刀之后,我本以为我的心理压力会很大,但却莫名其妙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连害怕的感觉都没有,我自己想了一下,可能是这两年经历的太多,不知不觉的,我对这些事情,已经没有当初下校门的时候那么恐惧了,正想着呢,我就接到了二黑的电话。
  “喂,小飞?”
  “怎么了,二哥?”
  “昨天晚上打架的时候,你是不是动刀了?”
  听见二黑这么问,我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点头答应:“对,是我动的刀!”
  “操!还真是你啊?”二黑听完我的话,有点郁闷:“昨天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直到今天上午,王冬蛟找人跟东哥打了电话,我们才知道对面那个中年被人捅了,但是问来问去,阎王那边的人,都说他们没动手,我这么一想,也就只有你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你,唉......”
  “二哥,是不是出事了?如果真出事了,你也别跟着为难,大不了我自己去派出所自首!”我听见二黑的语气之后,就觉得这事可能不简单,但也真的没把这件事看的多大,我扎那个人的几刀,并没有下重手,所以也不怎么担心,大不了再蹲十五天拘留就是了。
  “操!看你说的,你帮沙哥出头,还能让你出事啊?放心吧,沙哥都处理完了,我就是想确定一下,动刀的是谁。”
  “嗯!”我听说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应答了一声,也没道谢,因为这件事不论怎么说,我都是为了帮了沙哥才引发的。
  “呵呵,那就先这样,等我出去玩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二哥再见!”
  “好!”
  跟二黑简短交谈了几句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看电视,结果还不到十分钟呢,他的电话就再次打了过来。
  “小飞,晚上有时间吗?”
  “有啊,我每天都是闲人一个,什么都没有,就是时间多!”我笑着答了一句。
  “那就好,晚上六点,北郡园酒店,888房间,准时点昂!”
  “啥情况啊,二哥?”
  “东哥让我给你打的,晚上他请你吃饭!”
  “东哥?请我?”
  “对呗......我手头有点事,先这样昂,你别迟到了!”
  “哎!好!”
  “嘟...嘟......”
  再次挂断电话之后,我点上一支烟,坐在床上就沉思了起来,按理来说,像我这种小混混,能被东哥这样的社会大哥邀请去吃饭,应该是一件挺开心的事,但我却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挺忐忑的,因为我和东哥并不是很熟,而且在ktv的时候,他打一屋人嘴巴子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对于他这个人,我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总感觉怪怪的。
  晚上六点,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北郡园,到了订好的房间之后,我推开门,发现东哥和二黑都已经到了,除了他们俩之后,房间里也没有外人,桌子上摆着十多个菜,都是价值不菲的海鲜什么的。
  “东哥!二哥!”进门之后,我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
  “别拘谨,坐吧!”东哥笑了笑,他今天没喝酒,跟昨天比起来,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看见我坐在座位上之后,他点了一支烟,打量了我几眼:“我听二黑说,你是跟刘爱华玩的?”
  “不是,我就是通过朋友介绍,帮他护了几天矿。”我言语简洁的回答了一声。
  “哦!”东哥点了下头,把面前的一盒中华扔给了我:“那你是跟哪个大哥的?”
  “我谁也没跟,就自己瞎混呢!”我在烟盒里抽出了一支以后,不动声色的就把剩下的半包烟都装在了口袋里,那个时候,我一年到头也抽不到几支中华,所以想留下半盒,留着跟阿振谈们显摆。
  东哥看见我装烟的动作,咧开嘴一笑:“本来今天沙哥要请你吃饭,但是被我推掉了,我找你来,是想跟你说点别的事!”
  “东哥你说!”
  “我听小二说,李云武也是被你打进医院的?”
  “啊!”我被东哥问的有点不好意思:“李云武那件事没什么好说的,我能打败他,完全就是凭运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是么?”东哥依然保持着微笑:“你这么在社会上瞎混,根本没什么前途,与其这么浪费青春,不如就跟我混吧!”
爱小说pixph.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香港六合彩图库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资料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现场开奖直播 香港六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开奖结果 六合开奖记录 手机报码 手机看开奖 香港六合 香港赛马会 平特一肖 六合彩图库 香港六合平码三中三 手机六合报码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图库 博彩网址 六合开奖时间 六合资料 六合网站 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信息 六合彩开奖纪录 手机时时彩北京赛车pk10 六合彩特码 时时彩赛车PK10投注 北京赛车pk10_app幸运飞艇 手机时时彩北京赛车 手机app幸运28 幸运28代理平台 手机新疆时时彩投注 一肖网站 手机app新疆时时彩投注 新疆时时彩投注网站 手机时时彩投注 香港博彩网 幸运飞艇 北京赛车pk10 老歌手机时时彩 手机时时彩幸运飞艇